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logo

 找回密码
 注册-Register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523|回复: 2

[原创首发] 在鸠兹广场

[复制链接]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20-5-23 09:35: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您注册或登录,以便阅读详细内容。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Register

    x
    在鸠兹广场

    文/刘忠伟



    鸠兹广场是一个很辽阔的广场
    默默地,我坐在某个角落的木椅上
    看人来人往
    看人哭
    看人笑
    看一对情侣相拥着走过石桥

    风筝飞得很高
    那个手拿转轴的光头孩子
    有迷人的微笑

    无所事事时
    我就坐在在芜湖的鸠兹广场
    偷看这繁华的人世



    无人之时
    鸠兹广场的风就跟一张纸嬉戏
    把一张纸
    吹得忽高忽低
    忽远忽近
    打旋儿时,像一个人孤独的跳舞

    可惜呀
    一张纸没有灵魂
    羡慕啊
    一张纸没有灵魂



    一个人的时候
    我就坐在鸠兹广场的木椅上
    等黄昏降临
    看着夕阳从远处一座高楼的檐角落下去
    整个城市以及人流车往都淹没在暮色中

    我手边的书,一页也没打开
    相对于无聊的书,我更愿意看一个城市的陷落
    但,很快
    那些迷人的霓虹灯就亮起来

    从我身边走过的一对男女相约着去了咖啡馆
    矮胖的三个中年男人说笑着进了远处的酒吧
    穿校服的几个高中生讨论着去看一场电影
    在广场中心聚齐了跳广场舞的老太太

    我在黑暗中走回师大
    像一只逃遁的蚂蚁或是惊慌失措的甲虫
    我把一本书攥得更紧了
    像攥着我的命



    镜湖的水宁静
    石桥弯曲
    沿着湖岸散步的人,满腹心事
    小船上一对情侣
    从桥下无声地穿过
    不应该这样安静,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喧闹的

    我从鸠兹广场上看过去
    不小心
    就看到了他们隐藏起来的生活部分

    那个衣衫褴褛的乞丐女
    挡了我的视线
    她,像这个城市的一块伤疤
    无可治愈
    这座城市也有喊不出的疼

    有时候,我们是那样轻
    像飘落在鸠兹广场上一枚枯黄的叶子
    被风吹着
    吹着,吹着,就无迹可寻



    我盯着“鸠顶泽瑞”的青铜雕塑看时
    发现,那些鸠兹鸟也盯着我看
    像在审视一个罪犯
    那两道冷峻的目光如此坚毅
    我内心空虚起来
    怕它看穿隐藏许久的孤独和空茫

    这时,远处有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叫着妈妈
    那幼稚的童音是那么鲜嫩
    他扑进妈妈的怀里

    这个陌生的城市,让我突然感到了温暖



    坐在鸠兹广场的木椅上
    抬头望望天
    云很白,天蔚蓝
    飞过高楼的鸽子很小很小
    风,很轻
    萦绕脑际的思绪被放逐的很远

    低下头来,休息一下
    莫名地感觉自己很孤单很渺小



    又遇到那个遛鸟的老人
    头发斑白,身形瘦削
    一袭灰衬衫让他显得精神疲惫
    他把鸟笼挂在树枝上
    坐在树下的椅子上闭着眼休息

    一只橘黄色的鸟
    在竹笼子里跳来跳去
    它被束缚得太久
    对茂密的树林失去了信心

    “啾啾”,小鸟把老人叫醒了
    他用手揉揉眼睛,好像发现了一个崭新的世界



    在鸠兹广场上走一遭
    遇到的每一个人,都是陌生人
    他们操一口浓重的方言
    像江南迷蒙的烟雨
    打在我身上
    凉凉的,湿湿的

    行走在鸠兹广场上
    我这个不懂芜湖方言的,才是个真正的陌生人



    除了陌生人,行走在鸠兹广场上
    还可能遇到一场突如其来的雨
    不带伞
    情愿这样被雨水淋着
    何况,那些雨中奔跑的人
    一样淋湿衣服

    这江南的雨
    像极了一个衣衫飘飘的女子的哭泣
    还没来得及怜悯
    她就笑了



    有一个夜晚
    我在鸠兹广场看见了月亮
    月光微弱
    像似大病初愈

    此时,我担心起风
    怕风将它吹灭
    怕云将它吞掉

    广场很宁静
    我坐在黑暗的角落
    想前程
    想毕业之后的诗和远方

    起风了,树叶喧嚣起来
    我再看看月亮
    依旧是那样的微弱迷茫

    十一

    那朵徘徊在鸠兹广场上空的云
    不知什么时候不见了

    我站在广场中间的凹处
    猜想一朵云的来去
    猜想生与死的轮转

    猜想擦肩而过的那个陌生人
    离开广场
    坐上公交汽车去了哪里

    十二

    “鸠顶泽瑞”的青铜塑像依旧矗立在那里
    而我却要走了

    像一场雨那样来的
    又像一场雨那样去

    不染烟雾,不带尘埃
    我什么也不带走
    除了一身空空的皮囊和一眸虚拟的繁华
  • 礼物信息
    赠送礼物:15993 份
    获赠礼物:437 份
  • 发表于 2020-5-24 06:07:33 | 显示全部楼层
    细腻,深刻,有内涵。
  • 礼物信息
    没有赠送或获赠礼物
  • 发表于 2020-5-26 16:43:15 | 显示全部楼层
    “鸠顶泽瑞”的青铜塑像依旧矗立在那里
    而我却要走了

    像一场雨那样来的
    又像一场雨那样去

    不染烟雾,不带尘埃
    我什么也不带走
    除了一身空空的皮囊和一眸虚拟的繁华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Register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关于我们|服务条款和版权|迷你文集    

    GMT+8, 2020-12-4 16:10 , Processed in 0.087918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